韩家亮:中国的崛起对世界秩序的影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军事

韩家亮:中国的崛起对世界秩序的影响

时间:2016-05-30 08:13:01  来源:  作者:韩家亮

 最近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对世界格局有重大影响。有不少华人单纯从经济看问题认为不久的将来中国可以称霸世界了。问题是这些华人缺乏政治学和历史知识又受太多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意识形态影响,不能够全面客观地看这个问题。这篇文章先从政治哲学和国际关系学来分析这个问题,再从历史看霸权的转换问题,最后讨论可能出现的前景。

  伟大经济学家凯恩斯曾有一段广为引用的话:“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的理念,不论它们是对的还是错的,比通常认识到的能力更为强大。确实,真正统治世界是这些理念。实用的人们可能认为他们自己不受知识界的影响,但他们的思想通常是某些失效的经济学家的奴隶。甚至从空中听到声音的掌权的狂人的思想也不过是从几年前某个学者的草书而来【1】。”所以任何政治领袖和政党必然受已经提出的政治哲学的约束,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认真考虑政治哲学,否则就方向不明。这段话同时提到了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这篇文章里我们的考虑限于政治哲学。

  早期的政治哲学主要考虑主权国家内部(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大家知道那时是古希腊鼎盛时期。古希腊地区有民主体制(例如雅典)也有其它政治体制(例如斯巴达),每一个都是主权城邦。另外这样的城邦还需要与希腊以外的国家打交道。一种初步的国际体系就建立起来。详细请读者参考【2】及其注释。

  英国的哲学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 被誉为现代政治学的奠基人,这是有根据的。我以前介绍过霍布斯的工作【3】,读者可以参考。在霍布斯的工作基础上英国哲学家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奠基了自由主义和民主体制的哲学基础。如果没有霍布斯和洛克,很难想象现在的世界会怎样。在西方的新闻媒介和国际关系期刊等不时会提到霍布斯(Hobbean)世界,而且通常不加解释因为作者假定大家都熟悉这个概念(西方大学社会科学文科毕业生一般都学过)。那是不是听任自流一定会导致悲催的局面呢?读者或许熟悉马克思的历史唯物论的描述,认为人类原始是和谐的社会。实际上马克思这方面的学说早已被历史和考古等学术界所否认。福山的经典课本关于历史上人类之间的合作和冲突有比较详细的俯瞰,从原始社会开始直到现代社会【4】。历史上不存在和谐的原始社会,人类群体之间的合作和冲突同时贯穿人类历史。另外,现在有许多失败国家(利比亚,索马里,以前的阿富汗)的例子,证实国家没有威权可能是霍布斯世界。从理论上来说,在一个没有威权的世界可能出现非霍布斯世界,这取决于历史,宗教,政治等条件,但可能性很小。注意霍布斯的解决办法是把每个人的主权(至少是重要的大部)都交给政府。洛克认为不需要所有重要主权都交给政府,因为人有生命权,自由权,和拥有财产的权力。现代第一个民主国家美国就大量参照了洛克的学说。

  现在来看考虑国际关系问题。虽然霍布斯主要讨论的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治,但是他的理论不难推广到国际关系学。如果听任自流,国际社会可能出现一种战争泛滥非常悲催的状况。除了霍布斯和洛克以外,还有一些著名哲学家对国家关系学有重要贡献。需要提到德国大哲学家康德提出世界应该是大都会文化,对不同宗教和文化应该尊重,与现在讲的文化多元有很多相似。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国联建议应该是受康德的影响。但是一般认为康德的建议太理想化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会成为国际关系的主干。国际关系学主要仍然是自由主义和现实主义(更多请参考【2】)。注意霍布斯的解决办法无法照搬到世界秩序上,因为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不可能建立一个有绝对权威和权力的世界政府。有人说联合国应该是世界政府。但加入联合国的各国都有自己的主权,在现在的世界局势下还不可能把自己的主权完全交给联合国。主权意味着最高权力,否则就不是主权了。联合国没有军队(联合国军只是维持和平,没有能力创造和平),也极少向某个国家或政府宣战。最近的叙利亚的内战就明显表明联合国的能力非常有限。那怎么办呢?下面介绍的威斯特伐利亚(Westphalia)条约就是迈向国际秩序的重要一步。

  听任国际事务自然发展可能出现非常悲催的局面。但是霍布斯的方法无法直接应用到世界秩序上来。1648年欧洲国家签订的威斯特伐利亚( Westphalia)条约是国际关系史上划时代的大事。以前国家之间会因为领土,利益,和荣耀等等打仗。威斯特伐利亚主要是承认欧洲各国是主权国家,其它国家无权侵犯一国的主权。从思维上来说,这是一个根本的转变。在古希腊,中世纪的一些意大利城邦等有一些类似国际体系的萌芽。但是以前的国际关系只限于城邦而不是国家。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的建立只是一个基础,事实上欧洲的战事仍然不断。只是到了二战后建立了联合国和其它许多相关机制(例如世界银行,IMF)以后,又逐步引入国际法,世界秩序才趋于比较稳定。一些相关的俯瞰可以在【2】中找到。另外上面对国际关系学的介绍相当肤浅。要真正懂得这个领域甚至深入研究,建议读者认真学习一本研究生水平的教材,例如【5】。基辛格最近的《世界秩序》【6】一书是对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以来世界秩序发展的一个很好的历史回顾。刘波关于《世界秩序》一书的书评也不错【7】。

  现在来看中国。中国古代政治哲学的主体是孔子的儒教。鉴于春秋战国的混乱(霍布斯的理论的推论)孔子呼吁回到周朝秩序良好但等级森严的社会。儒教后来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一种体现。因为中国的地理位置(喜马拉雅山脉,大戈壁),中国古时与世界上其它列强交往甚少。例如亚历山大大帝远征东方时他的目的是打到印度而从没有想到中国。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当时的中国皇帝认为中国是世界的中心,其它国家必须臣服中国皇帝。对于周边小国来说,这不是大问题。但是当慈禧皇后要西方列强臣服时,西方使节就不买账了。清朝不能平等对待西方列强是许多中西方冲突的根源。在现今世界上,儒教把国家分成等级的思想很难为各国所接受。至于马克思主义,首先严格地说在政治哲学原理上马克思主义还没有达到霍布斯,洛克,康德的水平。其次马克思主义不承认主权国家的理念,不可能取代多极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的框架。中国将来是否有政治哲学家提出取代霍布斯,洛克,康德的国际体系?从理论上当然可能但是几率极小,中国许多教授学者还没有搞懂现代政治哲学和国际关系学的理论。中国如何融入世界秩序是个很大也很难的课题。

  现在来看世界上霸权转换的历史。这是许多国人关心的问题。这方面比较好的一本书是哈佛的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文明:西方与其它地区》【8】一书。弗格森从宏观角度分析了为什么最近五百年西方会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他总结西方带入世界下面六点:1. competition 竞争;2. scientific revolution 科学革命;3. property rights 财产权利;4. work ethic 职业道德;5. modern medicine 现代医学;6. consumer society 消费社会。中国要在世界文明上占主导地位中国起码需要有三个新的有世界范围影响的突破,但我还想不出一个来。当然【8】只考虑了近代。七八千年(更早就没有可靠的资料)的人类历史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霸权的转换。譬如蒙古占领欧亚大陆。但是现在的局势恐怕不容许这种倒退重现。况且倒退500年对任何国家大概都没有好处。

  最后考虑中国崛起对世界关系的可能影响。这个问题许多学者教授都讨论过。例如基辛格在他的《世界秩序》一书虽然没有太明确说明,但是他的意思是将来的世界秩序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国如何做。如前所讲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的精髓是各国主权平等。如果中国承认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这种安排,那世界可以继续和平发展。当然中国可以建议修改有些国际条约。如果中国不承认威斯特伐利亚条约,那世界秩序必将打乱重来。严重的话世界将堕落为霍布斯世界。如果中国不愿意遵守威斯特伐利亚条约,需要提出一个比它好的方案。正如文章开头引用凯恩斯的一段话,政治哲学决定人的理念。中国国际关系学的专家和教授们需要提出一种世界新秩序。从中国领导人到一般民众也需要认识到,过去中国闭关自守以自己为中心划分级别的世界是一去不复返了。这里的简单讨论对这个课题只是开了个头。

推荐资讯
“领导干部学国学全国行”第三站走进孔孟之乡山东济宁
“领导干部学国学全国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