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当代新实学 创新“经世儒学”观(之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文化

构建当代新实学 创新“经世儒学”观(之四)

时间:2016-11-07 10:11:47  来源:  作者:金彦锺

 构建当代新实学 创新“经世儒学”观(之四)

  ——“实学”文化与韩国实学研究

 

 

构建当代新实学 创新“经世儒学”观(之四)

  (韩文版《影响东亚的99位实学思想家》)

  作者:前韩国实学学会会长 金彦锺

  编者按:习近平同志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儒家思想和中国历史上存在的其他学说都坚持经世致用原则,注重发挥文以化人的教化功能,把对个人、社会的教化同对国家的治理结合起来,达到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目的”,“世界上一些有识之士认为,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其中提到的两个重要启示是“关于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思想,关于经世致用、知行合一、躬行实践的思想”。这些讲话精神可以说与实学的主旨紧密相关。实学,反映了儒学的经世理念和价值,也可以叫做“经世儒学”。发掘儒学在管理、经济、文化、军事、法治、医学、外交等方面的资源,发挥其经世致用的功能,助力民族文化复兴,服务治国理政,打造新时期的“经世儒学”即构建“新实学”。

 

 

  17世纪以后的东亚历史与以前有什么不同?如果说17世纪以后的东亚各国都在以先进的科学和具有组织性的宗教为先锋的西欧文明面前急于求生,那么这样的结论是否言过其实?但有一点值得,那就是在巨大变革的时代,曾经有效维持旧时代的思想和理念已不能发挥任何威力。如同病情恶化到至极的患者继续服用旧药,不会有任何好转;17世纪以后的东亚已病入膏肓,非对治全身的极药不能治愈。也就是说,简单改良已经不能满足时代要求,唯有破旧革新才能挽救国家于绝命的危机。

 

  不是英雄造就时代,而是时代造就英雄,尤其是乱世造就“不世出之人杰”。时代培育出来的英雄都会背负着民众的热望登上历史的舞台,为完成所赋予的使命而使尽全力,甚至献出生命。

  韩国的朝鲜朝后期,中国的明末清初到清末,日本的江户时代被公认为是各国的“实学时代”。2013年,在日本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举行的第12次东亚细亚实学国际学术会议上,研究这一时代的韩、中、日实学会提议各选出33位具有代表性的近世实学者共99人,记述他们的履历、思想以及成果,2年后有幸将其成果汇编成册,公布于世。

对朝鲜朝的情况而言,17世纪以后,以经世济民、利用厚生为主轴的实学者,在很多方面提出了救济现实的方略,并尽力而为。我们韩国实学学会在这一领域专家的共同商榷下选出了33位实学者。很难说所有的学者都认可这些人物。我们仰望点缀夜空的众星,一眼可以看见其中最亮的星星;然而并不是因为这颗星星真得最大、最亮,而是因为它与我们的视觉距离最近。实际上,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中,有无数更大、更亮的星星存在。

  遗憾的是,实学思想家极力构想出来的方策几乎未能在现实中实现,且往往不幸都成了“空念佛”。其结果造成了不仅失去最后“更张”的机会,还更进一步陷入了桎梏之中。我们为了脱离这个桎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读罢99位韩、中、日近世实学者所提出的问题和对策,掩卷长思:如果我们对这个时代和未来还没有任何新的觉醒,那么历史就可能会重蹈覆辙。

  (本文为作者代表韩国实学研究会所作的《影响东亚的99位实学思想家》序言,译文稍有变动,题目及编者按为朱康有所加)

推荐资讯
复兴中国梦要从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炎黄明师2016祭孔暨炎黄儒商文化论坛在北京举行
复兴中国梦要从传统文
2016首届炎黄明师文化艺术交流暨STEVE LANE此时此地作品展
2016首届炎黄明师文化
炎黄明师工作委员会首期筹备委员会暨炎黄儒商双创联盟首批创始合伙人签约仪式成功举办
炎黄明师工作委员会首
中国梦组委会:“军旗猎猎—建军89周年”“南海—中国祖宗海”活动成功举办
中国梦组委会:“军旗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