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洋: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为何遭遇重大障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家战略

陆洋: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为何遭遇重大障碍

时间:2016-04-27 10:48:4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陆洋
澎湃新闻,原题《投资斯里兰卡的政治风险》作者:陆洋,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后、南亚问题学者

  3月底刚刚送走了尼泊尔总理,4月初中国又迎来了另一位南亚小国的总理,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4月6日至9日,维克勒马辛哈于对中国进行访问。此次访问两国在经济技术合作、司法、交通、金融、医疗卫生等领域签署了多份双边合作文件,决定继续推进中斯自贸协定谈判,争取年内取得成果,并加快汉班托塔港二期运营合作谈判。

  今年3月中旬,在维克勒马辛哈总理访问前,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历程(下称“中交集团”)在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的项目获准复工。由于停工对中交集团造成每天38万美元的损失,中交集团因此要求1.25亿美元的赔偿金。斯里兰卡总理此次访问,期望与中国进行赔偿金的协商,并修正自2015年西里塞纳总统上任来的变得冷淡的中斯关系。

  中国在斯投资重点项目港口城一度被叫停

  斯里兰卡地理位置优越, 被誉为“印度洋的明珠”,在历史上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要道。现在, 斯里兰卡既是中东石油经印度洋运往亚洲的海上要塞, 也是通往中国大陆及印度东部的重要中转站。在中国实施“一带一路” 战略的背景下, 斯里兰卡的战略地位显而易见。

  最近十年,中斯关系发展迅速。2009年斯里兰卡内战结束,战后重建需要大力吸引外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凭借其“不附带条件的海外援助政策”, 迅速成为斯里兰卡最主要的援助国。中资企业在斯里兰卡投资主要以承揽工程和设备出口等形式为主,深度参与了斯里兰卡海港、机场、发电站、公路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并伴有少量的电信服务项目和纺织行业项目。2013年中斯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9月习近平访问斯里兰卡,两国宣布开启自贸区谈判。

  中国在斯里兰卡建设的标志性项目之一是汉班托塔大型深水港。它是中国在斯里兰卡援建的第一座港口,自2012年6月向国际航运开放以来,在解决亚洲地区航运中转问题和发展斯里兰卡经济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中国投资建设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的平稳运行,为确保斯全国电力稳定供应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也是中斯大项目合作的典范。

  应该说中国在斯的投资符合两国的长远发展利益。可是,在2015年,正当国内对中斯关系发展前景一片看好之时, 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却遭遇了巨大障碍。其中最为突出的例子就是港口城项目。

  港口城项目是在科隆坡港口城项目是中交集团与斯里兰卡港务局合作开发的综合类特大型投资建设项目,将为科伦坡建设一个集商业、居住和休闲等综合功能于一体的城市新区。该项目于2014年9月17日正式动工,习主席还为港口城开工剪彩。港口城第一期投资高达14亿美元,建成后,可供约27万人居住生活,预计将创造超过8.3万个就业机会,这对斯里兰卡的经济发展将会是非常积极的推动。

  然而,2015 年1 月8 日, 斯里兰卡举行新一届总统大选,被认为“亲中” 的原总统拉贾帕克萨意外落选,而在原内阁担任卫生部长的西里塞纳倒戈成为反对派联合候选人胜出,成为新总统。竞选期间西里塞纳通过对拉贾帕克萨的个人集权、家族贪污腐败和民族歧视的批评来塑造自己民主清廉并致力于民族和解的形象,以赢得僧伽罗族、泰米尔族、穆斯林和基督徒在内的广大选民。在这种选举宣传策略下, 中国不可避免地被当成了专制贪腐政府的帮凶,中国在斯的众多大型工程项目也遭受到猛烈的批评。

  西里塞纳当选后对政策进行大幅调整,一方面适度疏远中国并缓和与印度的关系,另一方面,加强与西方国家的联系,寻求恢复因前政府时期的人权问题而减少的西方国家政治经济支持,促进国外对斯里兰卡的投资的多样化。在国内,西里塞纳发起对前总统拉贾帕克萨家族及其政府高官的贪腐调查和起诉,重审或叫停前政府通过的绝大部分外国贷款或投资项目,其中包括大部分中国贷款及投资项目。

  在这样的背景下,港口城于2015年3月被斯新政府以“缺乏相关审批手续”缺少透明度,“重审环境评估”等为由叫停。此次事件再次让我国政府和企业体会到了海外投资的政策风险,即投资所在国国内政治斗争及政策的调整可能造成的挫折以及经济损失,也导致了中国政府对斯里兰卡政策的重新审视。

  斯里兰卡民族问题和政治生态错综复杂

  在斯里兰卡投资,需要考虑其错综复杂的民族问题和政治生态。斯里兰卡最基本的政治矛盾是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族群的矛盾。斯里兰卡主体民族为僧伽罗人,占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其次是泰米尔人,大约占百分之十八。僧泰两族都是从印度迁入的,自古以来征战不断。而英国殖民的统治更使得僧泰两族的隔阂和矛盾增大。

  在教育上,殖民当局大力推广英语教育,在当地培养了一批受过西方教育、接受西方文化观念的知识精英。由于斯里兰卡泰米尔人具有较强的英语能力、受到殖民当局重用,从而占据政府、学校等公共机构中的大量职位,这被僧伽罗人看作是对他们民族歧视的一个重要证据,为两族关系的恶化埋下了伏笔。

  1948年斯里兰卡独立后,僧伽罗人掌权,积极推动以僧伽罗人为唯一主体民族的国家建构,实施了一系列使两族之间的矛盾激化的政策,例如:规定僧伽罗语为唯一官方语言,使泰米尔人失去原有的优势,在政府学校等公共部门的任职情况显著改变;通过大学教育改革使优秀的泰米尔学生被排斥在大学校门之外;通过立法剥夺了在英殖民时期由印度南部招募的泰米尔种植园工人的公民权和选举权;规定佛教为国教,使泰米尔人信奉的印度教不再受到国家的重视,泰米尔人成为了二等公民。

  这一系列政策使得泰米尔人的政治经济地位受到严重侵害,从而引发了泰米尔人的民族分离主义运动。上世纪70年代下半期,泰米尔人的分离主义运动就如何实现独立分成了两派,一派以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为首,主张通过议会斗争及非暴力方式推动泰米尔人的自治乃至独立;另一派是以泰米尔伊拉姆解放虎(通称猛虎组织)为代表主张通过暴力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国家。1983年7月,猛虎组织伏击了政府军车队,造成13 名政府军官兵死亡,斯里兰卡自此陷入内战之中。

  2009年5月,斯里兰卡政府军在对猛虎组织的作战中取得了彻底的胜利,击毙了该组织的头号首领普拉巴卡兰及多名核心领导成员,宣告了斯里兰卡近30年的内战结束。政府军在军事上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族群的政治和解仍很难实现,泰米尔人的怨恨和不满仍然是这个国家未来的不稳定因素。

  就国内政局而言,当前斯里兰卡政坛架构出现了新的历史机遇。独立以来斯里兰卡的政治长期由两个僧伽罗大党,统一国民党和自由党垄断着,斯政局多年来都是这两党轮流坐庄。在强大的僧伽罗民族主义压力下,这两个政党在执政时都缺乏对形势的通盘考虑,不敢作出民族问题方面的妥协,有时虽采取一些主动措施促进和解,也被迫放弃或遭受破坏。而在野时,则挑动民族主义情绪,煽动对泰米尔人的传统恐惧与仇恨,促使对方政府尽快垮台。

  目前的斯里兰卡政府是联合政府,西里塞纳是自由党人,是原总统拉贾帕克萨的政治盟友,他的当选促成了两大政党的历史性合作,而维克勒马辛哈总理则来自统一国民党,这对斯里兰卡政治局势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变化。斯里兰卡民众对两大政党组建联合政府抱有很大信心。他们希望联合政府能解决斯里兰卡面临的危机和问题。

  西里塞纳总统在国内积极反腐,推动宪法改革,促进民族和解的举措,也得到主要政治派别的拥护。外交上修正亲中路线,重回大国平衡路线,即努力与印度、中国、以及西方大国都保持较为良好的关系。这种外交调整也是国内政治派别斗争的需要,以示与前政府的区别。

  目前,僧泰冲突依然暗藏变数,民族和解道路仍相当漫长。西里塞纳的改革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成功,政治和解方案是否仍然只是停留在政治口号层面,斯国内政治生态未来的发展还有待我们观察。

  中国调整政策并改善双边关系

  港口城叫停事件后, 中国政府重新调整对斯的公共外交,采取各种措施改善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形象,其中包括邀请斯里兰卡记者访问中国,与智库负责人互动,雇佣斯里兰卡人在中国的项目中工作,并且还向斯里兰卡人提供奖学金前往中国学习。此外,中国已经成为斯里兰卡第二大旅游客源国,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中国政府还开展了与斯里兰卡在公共卫生方面的合作。斯里兰卡是慢性肾病的高发区,中方采取诸多举措,包括派遣中科院专家组,在肾病预防与治疗等方面帮助斯里兰卡。

  新总统西里塞纳本人就来自肾病高发的波隆纳鲁沃。为了争取新总统西里塞纳的支持,中方还同意在波隆纳鲁瓦地区援建一所肾病医院。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推行软实力的做法已经取得成效。

  由于中国在斯里兰卡投资的工程多是关系其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这些项目投资大、回报周期长,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及国际组织能够取代中国在这方面的重要地位。虽然印度作为南亚地区大国一直在斯里兰卡内政上保持较大的影响力,内战结束后印度的对斯政策也以经济合作为中心,承诺将全力帮助斯里兰卡进行经济重建,但是在斯里兰卡重建和经济援助问题上印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斯里兰卡作为中国海上能源生命线上的重要节点和商船的主要补给基地,对于确保中国战略安全具有突出的意义。因此中斯互利合作伙伴关系的前景仍然乐观。

  未来,中国企业在斯里兰卡的投资需谨慎。我们要意识到斯里兰卡民族问题的历史性和复杂性,不是打败猛虎组织就能够解决的。南亚后殖民国家大多政治生态极不稳定,政权的更替是常态,殖民主义遗留的民族问题,盘根错节的家族政治,政治精英的利己主义,无一不成为南亚发展的致命伤。斯里兰卡战后的重新安置、复兴和民族和解需要国内各政治派别的协同合作,而已产生的矛盾和冲突,以及造成的各民族心理上的创伤不会短期内被消化,随时都有可能被政客政党的私利操纵,并在不当的政策下激化。

  中国当前在斯里兰卡的投资几乎都集中在基础设施投资,一旦政权更替,变数极大。因此中国在斯里兰卡有投资多样化的必要。此外我们要进一步了解斯里兰卡的历史、社会体制和文化,通过公共外交策略树立中国在斯里兰卡的良好形象,并积极与斯里兰卡国内的各个政治力量进行接触对话,推动斯里兰卡向有利于民族和解,社会稳定的方向转化,才符合我们“一带一路”建设的大局战略。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