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小骊:小蛮国冰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家战略

施小骊:小蛮国冰岛

时间:2016-04-27 10:47:36  来源:共识网  作者:施小骊

冰岛是个小国。它的总理叫西格蒙杜尔·戴维·贡劳格松(Sigmundur Davíð Gunnlaugsson)。 当然一般人没听说过,听说了也没人记得住。可就在前段时间,冰岛人民一阵乱吵吵,把贡劳格松赶下了台。

  贡劳格松在2013年,38岁的时候当上总理,当时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政要之一,雄姿英发,踌躇满志。当然现在还年轻,还雄姿英发,还踌躇满志;不过他现在下台了,不唱了,因为台下不要他唱了,嘘他。

  看来这个小蛮国,人就这么急性子,就这么凡事马上要分出个青红皂白。话说2008年,冰岛也掉进了金融危机,吃了不少苦头。事后老百姓不干了,调查,把一帮金融精英送上法庭。结果29个银行家进了监狱。注意银行家们不是贪污受贿洗钱啊,只是他们的不负责,把冰岛的金融系统玩坏了。可看看美国呢? 2008年金融危机的发源地可是美国啊。美国把多少华尔街精英送进了监狱?零。

  32万人的国家,把29个银行家都送进监狱,不知还剩下几个银行家了。但是冰岛人不在乎,他们就是不懂个瞻前顾后。除了犯罪的银行家,连别的罪犯都出奇地缺心眼。2015年,一对冰岛姐妹,叫做玛琳和荷琳(Malín Brand 和Hlín Einarsdóttir),敲诈一个男人,声称那个男人性侵过荷琳妹妹,讹他700,000冰岛克朗(约5345美元)。男人给了她们钱,然后求一个收条。于是姐妹俩二话不说亲笔写了个收条给他。姐妹俩成功后,又去敲诈总理,就是上面说的贡劳格松,然而这回没有成功,贡劳格松报了警,警察调查了,结果公布于众,连反对党都认为姐妹俩说的是虚构。不管怎么说,姐妹俩敲诈勒索是犯法,她们给那个男人的收条,也作为罪证之一拿上法庭。

  玛琳和荷琳可不是无业游民,也不是没上过学的傻大姐。两人都是体面的记者,还是经常有机会接近总理的记者,还是年轻漂亮的记者。这样一对姐妹花,合起伙来竟然只勒索五千美元,还写收条给受害者;不知是这家子遗传基因少了一块呢? 还是冰岛的水土使人脑子里缺根筋?

  玛琳和荷琳姐妹

  再说一个智商不高的罪犯,这回是个流浪汉。在冰岛的流浪汉是珍稀动物,可这是一个真的流浪汉,在首都雷克雅未克。一天这个流浪汉偷了一辆车, 欢欢喜喜开起来。可开出去不到100米,才发现后座上有个儿童安全座椅,椅子里熟睡着一个小婴儿。无人看管的小婴儿在冰岛并不稀奇。冰岛的妈妈们进商店下馆子,不爱带着婴儿进进出出,通常是把婴儿搁在的提篮里或放在小推车上,撂在店门口,冬天也是一样。小婴儿在外边睡着,妈妈就在店里精挑细选,或者在咖啡馆和闺蜜谈心。除了来旅游的外国人看得心惊胆颤,冰岛人没人觉得奇怪。路人要是见哪个娃哭了,就进去喊一声: “那个红推车里的娃哭了,谁家的?“然后就有个妈往外跑。

  话说这位流浪汉发现了这个小婴儿,只好把车停在马路上,叫一声晦气,弃车走掉了。

  冰岛小镇上店铺外的儿童车

  然后呢?然后就是娃也没丢,车也没偷成。故事就完了。故事没意思吧?是。可是在冰岛,有惊有险的故事还真不多。冰岛的犯罪率低得可怜,暴力犯罪更几乎是零。冰岛没有军队。警察一般都不带枪。冰岛自1944年独立,直到2013年,警察才第一次开枪打死一个人,是一个59岁的男的,突然朝警察开枪。这成了震惊全国的大故事。可这样的故事没人愿意写成长篇,因为大家都很伤心。警察局特地向死者的家属道歉,虽说他们也没做错啥。心理医师到警察局帮助所有参与过的警察,因为警察们特受刺激,以前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开枪打死人。

  这是现在的冰岛。从前的冰岛男人,可没这么娇气。中世纪的维京男人不是吃素的,时常开了船南下,一路打杀抢掠,经年不归也是有的;家中的女人,居然在这苔原之地养活一家人。几年后男人回来,发现娃们都长高了,老婆看上去更魅了;然后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老婆在先前自己抢来的奴隶的帮助下,已经给家里新添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

  这样的女人,冰岛特感到骄傲。首都雷克雅未克的前市长说: 一百年前我们是欧洲最穷的国家,我们为什么能赶到前面? 因为我们有两个优点:一是我们读书, 二是我们有强壮的女人。

  现在冰岛的男人不出门做强盗了,可好些古时候的风气还在。前两天不是游行示威吗?一不高兴,那维京海盗味又出来了。连下图里那个牧师,都没点超凡脱俗的模样,还吹起战斗号角来了。

  至于女人,也是当年本性未改。冰岛的生育率在发达国家高居榜首,离婚率也差不多榜首。冰岛女人想不明白俩人不好了为啥还粘在一块儿,为啥不好离好散。如今冰岛学生的毕业典礼上,好多孩子家里都来不止一套父母,还不止一套爷爷奶奶,还不止一套外公外婆。一大家子说说笑笑,高高兴兴。都喜欢那娃,谁管他姓张姓李。

  其实也难怪,冰岛人没有姓。只在名字后边加上“谁谁的儿子”或“谁谁的闺女”,用来区别同名的人。譬如赵老大要是到了冰岛,生个儿子叫二狗,儿子不叫赵二狗,全名却是“老大的儿子二狗“,再有了孙子,就叫”二狗的儿子三胖“,以此类推。这个赵家要到了冰岛,一代就只好戛然而止,这事想起来是不是有点让人悲哀?

  这就是小蛮国冰岛,实在没什么值得一说。再说就只剩了枯燥的统计数字。随便说几个吧。冰岛的人均GDP在全世界第九(2015年IMF统计), 人均寿命也是全世界第九。统计里有个叫贫富差别的系数(基尼系数),按基尼系数冰岛是世界上贫富差别最小的国家之一。冰岛有几个世界排名第一:和平指数,媒体自由指数,两性平衡指数。还有耶鲁和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什么研究说,冰岛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国家——空气和水,还有别的。

  最后,还有一个非官方的统计: 前几年有人调查世界上哪个国家的人最幸福,结果是:冰岛。

  这个幸福指数可信不可信没人知道。有人说可信,因为这个调查结果说世界上最不幸福的国家是俄罗斯。

  那么中国呢?中国不参加。中国才不跟这么二的民族比幸福不幸福。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